內容來自hexun新聞

四小虎發力 陜西要治能源依賴癥

張延龍 劉夏村“能源行業的低迷,拖瞭陜西的後腿。”陜西省統計局副局長張曉光對臺下的記者說。7月24日,陜西省統計局召開新聞發佈會,公佈瞭陜西《2013年上半年全省國民經濟運行情況》。數據顯示,上半年,陜西全省實現生產總值6777.73億元,同比增長11%。盡管這一數據高於全國7.6%的水平,但較去年同期相比,增速回落近兩個百分點,亦低於12.5%的年度目標。與此相對應,陜西上半年財政總收入同比增速比去年同期下滑近13個百分點。過去十年間,能源化工一直是陜西經濟增長最為重要的助推器。現在,情況已然不同。身兼新聞發言人的張曉光在這場新聞發佈會上說,受全國乃至世界大環境的影響,對煤炭資源的需求疲軟,使得陜西GDP增速放緩成為必然。發動機失速作為產煤大省的陜西,原煤產量數據卻很“例外”地沒有出現在其2013年經濟半年報裡。陜西省發改委發佈的《上半年全省煤電油運運行情況》則顯示,上半年,陜西累計生產原煤22370.40萬噸,同比增加982.11萬噸,增長4.59%——在一年前,這一數據是18.1%。除瞭煤炭,陜西上半年的天然原油產量增速亦出現小幅下滑,原油加工量和發電量更是為負增長。數據顯示,作為能源化工大省,其能源化工工業增加值同比僅增加8.6%,與去年同期相比,增速回落6.3個百分點,同時,也遠遠低於其他支柱工業增長水平。這正如陜西省統計局副局長張曉光所言,“能源行業的低迷,拖瞭陜西的後腿”。而在過去的十年裡,能源化工一直是陜西經濟增長的“首要功臣”。國傢依靠投資拉動的經濟政策以及重工業的持續發展,極大的刺激瞭煤炭等能源化工產品的需求。陜西作為中國能源最為富集的區域,正是得益於此,經濟年均增速一路高歌猛進,從2004年至2012年裡,最高時達到15.9%,最低也有12.6%。然而,去年以來,受到宏觀經濟不景氣、國內經濟政策調整以及進口煤的影響,處於產業鏈上遊的煤炭及其他能源化工產品需求明顯下降,自然使得對能源化工高度依賴的陜西經濟增速下滑。但終究,今年上半年陜西還是保住瞭兩位數的經濟增長速度。11%的增速,遠遠高於全國7.6%的水平。這得益於寶雞、咸陽、渭南、漢中今年經濟的良好表現——今年上半年,這四個市的經濟增長速度均高於陜西平均水平。不久前,《陜西日報》在一篇報道中將之稱為“四小虎”。“雖然能源大市榆林的經濟下滑嚴重,但我們還能保持兩位數的增長,是因為這幾個市今年的發展比較快。”陜西省社會科學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、陜西省決策咨詢委員會委員張寶通說。陜西省發改委主任方瑋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這四個城市脫穎而出,關鍵在於其產業結構的多元化。這些城市大都是傳統的工業強市,在傳統支柱產業——裝備制造業穩定增長的同時,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蓬勃發展也是重要助推力量。張曉光說,盡管增速有所回落,“但比全國平均水平高3.4個百分點,增速居全國第5位;同時,其他指標增速也居全國前列,工業增速居全國第7位、投資增速居全國第12位,在全國屬於較快發展省份,依然處於第一方陣。”財政承壓但是,對能源化工的高度依賴以及GDP增速的回落,已然影響到其財政收支。今年上半年,陜西全省財政總收入1520.64億元,同比增幅7.27%。盡管陜西省財政廳聲稱已經實現瞭“雙過半”(時間過半、任務過半),但與去年同期20.1%的增速相比,則大大回落,亦低於16%的年度目標——在張寶通看來,陜西今年已不大可能完成這一目標。作為陜西稅收主要增收來源地的榆林,眼下的情況則更為嚴峻。來自陜西省地稅局的數據顯示,這座能源最為富集、過去十年經濟增長最為迅猛的城市,今年以來的地方稅收卻為負增長,上半年同比下降3.77%,減收4.03億元。榆林市財政局的官員透露說,今年上半年榆林地方財政收入共實現131.8億元,同比增長7.1%。在稅源乏力的情況下,主要是依靠瞭非稅收入的增長。此前,當地的財政收入常年以超過30%的幅度高速增長,即便是在經濟已經出現下行的2012年,其地方財政收入增幅依然達到瞭22%。財政收入增速的大幅放緩影響到財政支出計劃。據榆林市發改委的統計,今年前5個月當地7個市政基礎設施項目目前大部分沒有實質開工,累計僅完成2.1億元,僅占2013年全年計劃的2%。在榆林產煤大縣橫山縣,橫山西南新區基礎設施一、二期項目計劃投資14億元,目前僅完成投資1億多元,二期項目沒有開工。但同時,榆林及陜西省的多位相關官員表示,在財政增收放緩的情況下,要大力壓縮“三公”經費,持續保障和改善民生,保證重點支出,紮實做好就業、增收、社保等工作。事實上,陜西當下的情況正是中國西部資源(600139,股吧)富集省份的一個縮影。能源富集這一要素稟賦結構,決定瞭這些省份以能源化工為主的產業結構,而這亦是其得以實現經濟快速發展的比較優勢。“在新一輪的西部大開發中,國傢要在西部建立四大基地,其中第一大基地是能源基地,第二大基地則是資源深加工基地。這兩大基地合起來就是要建設能源化工基地。”張寶通說。陜西省省長婁勤儉說,近年來,陜西經濟一直在上升通道運行,增速連年位居全國第一方陣,去年生產總值達到1.4萬億元,但倚重能源產業的問題還比較突出。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既有外部環境的影響,也有自身結構的問題,說明陜西省已進入必須依靠優化結構才能持續健康發展的階段。怎麼辦“政府要拿出應有的態度。”面對嚴峻的經濟形勢,榆林市發改委的一位官員如是說。一份來自榆林市發改委的報告稱,“要盡快研究出臺我市以補貼、減費、貼息和開拓市場為核心的新一輪穩增長措施;強化政策儲備,研究和謀劃好預調微調的後續政策及早制定應對經濟下行的預案。”4月28日,榆林出臺瞭《推動工業經濟平穩運行實施方案》,從推動煤礦復產、能源產能釋放、實行用電獎勵、貸款貼息、促銷獎勵等幾個方面提出瞭具體措施。與產業結構單一而經濟增速大幅下滑的榆林相比,寶雞、咸陽、漢中、渭南“四小虎”的逆市突起,則被認為是結構調整的“樣板”。陜西省發改委主任方瑋峰對媒體表示:“上半年,正逐漸崛起的"四小虎"城市對陜西經濟拉動作用明顯,抵消瞭陜北板塊增長放緩的不利因素,這種"北方不亮南方亮"現象,不僅是經濟區域結構調整的反映,某種程度上也折射出陜西產業結構調整的成效。”事實上,優化產業結構,亦是陜西省試圖擺脫困境的策略之一。7月10日,陜西省長婁勤儉主持召開省政府第十三次常務會議,分析上半年的經濟形勢,部署瞭下半年的重點工作,其中包括“積極培育汽車、航空服務、電子信息、新材料等支柱產業,推動產業結構進一步優化”。婁勤儉說,要打造陜西經濟升級版,必須加快結構調整步伐,加快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,形成多點支撐的產業格局,同時加快推進新型城鎮化等新的經濟增長點,繼續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好勢頭。但是,會議還是把“穩中求進”列為下半年的首要工作任務,要求“繼續加大保工業、擴投資、促消費工作力度”。“調結構是個長期過程,而困難是眼下的,怎麼解決?”張寶通認為,能源富集區不可能在一年之內完成產業結構調整,而經濟的發展則關系到就業和民生,所以“要以發展為基礎去搞改革。”“陜西的表現在西部還算好的,其他省份的情況會更嚴峻。”張寶通說。張寶通說,在中央層面,需要真正把西部大開發體現到優先的位置,在國傢新一輪西部大開發中,西部資源富集省份需要依靠能源化工產業促進自身發展,但這則需要中央政府出臺特殊政策,加大對西部的投資力度才能得以實現。張寶通認為,在當下困難時刻,中央需要對區域政策差異對待,尤其是針對陜西等西部重要省份——“眼下沒有任何措施,困難是越來越嚴重,下半年會更嚴重。陜北調結構,一下子能調過來嗎?不投資怎麼能調結構啊?”var page_navigation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page_navigation');if(page_navigation){ var nav_links = page_navigation.getElementsByTagName('a'); var nav_length = nav_links.length;//正文頁導航加突發新聞 if(nav_length == 2){ var emergency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div');emergency.style.position = 'relative';emergency.innerHTML = '青年首購屋優惠貸款

新聞來源http://news.hexun.com/2013-07-26/156536075.html

台北信貸銀行房貸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

全站熱搜

dwight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